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多米音乐至暗时刻不成功但绝不算失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26:06 阅读: 来源: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

在线了8年的多米音乐App,在这场局势渐显、版权价格战日益激烈的音乐流媒体市场上,还是没能走到最后,被迫向线下娱乐转型。多米音乐创始人、董事长刘晓松等高管接受了新浪科技的采访,在他们眼中,多米没有成功但也说不上失败。

“多米不算成功,但绝对不算失败。”多米音乐创始人、董事长刘晓松说道。

3月9日,昔日“新三板音乐第一股”多米股份(证券代码:839256)发布公告,根据战略规划和业务发展需要,公司决定暂停多米音乐App客户端和偶扑客户端的业务运营。而此前的2月,公司曾公告称,拟申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

一家经营了8年的在线音乐平台就此告别,向线下娱乐转型。多米音乐曾经是行业里首个发布以移动端为核心的音乐云,在2012和2013年一度以近60%的市场份额占据着中国无线音乐第三方客户端的份额,但面对飙升的版权价格带来的压力,依旧无计可施。

“多米在这么早、这么好的时机杀进移动互联网,现今主要成果仅是映客,肯定不能算是成功;但多米推出正版音乐流媒体服务,为接近5亿用户带来了欢乐与陪伴,也为投资人带来了不错的回报,不能简单说它失败。”

近日,多米音乐创始人、董事长刘晓松,多米音乐联合创始人、首任CEO石建平,多米音乐现任CEO达娃卓玛接受了新浪科技独家专访,回顾了曾经属于多米的辉煌时代、版权大战压境的无奈、孵化映客的欣慰,以及关闭了App客户端后,这家老牌在线音乐公司将走向何方。

初期辉煌

属于多米音乐的时代是在版权大战还未开始的2013年前。

刘晓松回忆说,当时手机上的音乐处于彩铃阶段,用户在手机上听音乐还是通过存储卡在PC端下载音乐到手机里,而流媒体音乐既不流畅也很昂贵。“有一派观点认为,流媒体消耗大量宽带和流量不可能成为主流,且MP3接到PC上的模式已经很好,但多米很坚定,流媒体就是方向、就是未来。”此外,整个音乐用户市场体量庞大,但行业问题较多,这让多米的创始团队看到了入场的机会。

“那一阶段市面上最流行的移动网络还是2.5G网络,智能终端只有塞班。流量贵、网络差,我们要做在线流媒体,很多人难以理解。”石建平如此描述当时的情形。

2010年5月,多米上线了行业第一个iPhone版、Android版音乐客户端KXT,而此时整个智能终端系统也从塞班向安卓转型,多米迎来了高速发展的两年。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2012 Q1中国无线音乐用户使用手机音乐客户端分布方面,多米音乐以55.1%的市场占比占据市场榜首;酷狗音乐、天天动听、手机QQ音乐分别以52.8%、50.6%和42.3%排名第二至第四位(注:用户可能下载多个客户端),多米将这一位置保持到2013年中。

再回顾当年高市场占有率的原因,刘晓松向新浪科技分析说:

第一,是决策快,最早进入移动互联网音乐行业的空白点,“当时电视上、音响上都装着多米,手机上装一个多米就会大卖”;

第二,石建平带队的技术团队实力非常强,产品流畅体验非常好;

第三,移动端正版化内容的探索,花了很大的代价和发行公司谈版权,“谈音乐版权连乔布斯都谈得很累,我们能谈下来不容易,做第一名理所当然。”刘晓松清楚地记得,当年负责该版权业务的林海在谈下一家唱片公司的版权后,手抖着跟他说,“老板,版权拿下来了。”

事实上,2010年的PC在线音乐市场已经有包括百度、腾讯、酷我、酷狗等老牌实力强劲的选手,“但我们比竞争对手在移动互联网更聚焦,非常强调用户的体验,其他家的体验真的和我们相差很大一截。”石建平感叹说。

在版权大战压境之前,多米扎扎实实地做了几年产品,比如为了增强互动,多米最早推出“歌单达人”,其中一位达人在多米上将动漫电影内的大量歌曲配合台词整理成歌单,每期跟随的用户有上千万之多;比如从2012年就开始研究基于大数据为用户做智能推荐;比如实现同一ID登录不同设备的同步化;比如旗下jing.fm以转盘加一根黑色唱盘针的UI设计。

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初期阶段,商业模式还相当原始,智能终端的屏幕较小,广告规模有限,内容付费的大潮也尚未开始,多米便和联通合作推出了流量分成业务,一个月仅需几块钱,用户使用多米流量不封顶。

“市场很认可我们,大的厂商包括三星、诺基亚、联想都预装了我们的软件。”但提起这些产品上的创新,刘晓松也有些无奈,“创新的代价太大了。”

版权压境

转折发生在2013年,“我们的创新还没等到开花就已经没根了。”刘晓松说,“版权大战比我们想象得快和狠。”

2013年前后,音乐流媒体成为手机标配,唱片公司开始提高版权价格,“只要不断有人来竞标,价格就会继续增长。”石建平回忆说。

一位音乐行业内人士告诉新浪科技,这一时期版权价格极速飙升,曾经小几百万的版权就要大几千万,基本是5倍到10倍的价格增长。

在音乐版权形成市场竞价的这一时期,资本实力雄厚的公司比如腾讯拿到了很多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虽为此付出了巨额的支出,也因此巩固了市场地位,但对小型创业公司而言,是巨大的灾难——在后来的故事里,多米每年需要为此支付几千万的版权费用,这对一家营收也在数千万规模的创业公司形成巨大的压力,而即便如此,也无法与巨头公司竞争,面临着数据下滑和公司亏损的状况。

这时的多米音乐也面临着选择——跟进还是放弃。在版权涨价之前,多米就已经在为版权付费,但进入这一阶段,曾经需要花1块钱的事情,在巨头公司们加入后意味着需要付出百倍代价。后来加盟多米音乐出任CEO的达娃卓玛说,“不管怎么样都要做一个决定,想要打仗就要备好子弹,不准备打就放起来。不能拿着手枪,今天准备打,明天不准备。”

天地三国无限元宝

昆仑墟下载

梦幻冠军足球内购破解版

一品堂彩票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