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雷士照明陷内斗后遗症复牌后遭投资者冷遇

发布时间:2020-02-14 05:15:03 阅读: 来源:摩擦磨损试验机厂家

因控制权争夺风波停牌长达14个月之久的雷士照明(02222.HK)近日复牌,可惜在复牌后遭遇投资者沽清。“虽然内斗风波表面上终结了,但众多问题悬而未决,吴长江涉嫌亏空的公款能否追回、曾三次被逐出的吴长江嫡系部队会否回归再生风波,业务新转型是否顺利、整个照明行业的发展变数等,都会成为影响雷士照明的未知数。”香港一家私募机构的研究人士如此解释投资者的担忧。

遭投资者冷遇

上述研究人士观察得知,复牌至今,从机构投资者开始出现一轮沽清。

截至11月4日收盘,股价从10月26日复盘当天的最高价1.26港元下跌至0.99港元。

“投资者对雷士的前景感到并不乐观,复牌长达一年多时间,但存在很多问题。”该研究人士提出。

自去年8月初停牌至今,雷士照明经历了众多风波,创始人兼董事长吴长江被罢免后涉嫌挪用资金被立案侦查,惨淡出局的吴长江至今身陷囹圄,雷士照明由后来入局者德豪润达兼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全面掌权。

王冬雷掌权之下的雷士照明一方面积极开展内斗后的经营修复工作,一方面积极争取复牌。早前,雷士照明多番对外回应复牌工作的期限时称,从争取于今年的4月,到今年第三季度。最终拖延至10月底才正式复牌。

记者致电雷士照明投资者关系部,一位人士指出,复牌前需要完成众多复杂的调查,包括内部独立调查委员会以及外围的调查、审核材料等,这些工作都需要耗时耗力。

发布复牌公告前,雷士照明对外表示所有复牌条件都已达成,包括处理违规情况、向市场通报所有相关信息、制订适当财务报告程序及内部监控制度等。

“吴氏对公司的影响一直延续至今。”雷士照明一名管理人士向记者透露,“复牌准备工作很重要的一部分是撇清与吴氏的关系,通过‘去吴化’尽最大可能保护公司的信用。”

今年7月,雷士照明发布对前董事长吴长江涉嫌挪用公司资金、擅自以公司名义质押贷款的调查结果,显示吴长江过往代表公司订立14份质押协议,贷款总额约6.4亿元,并提取5.5亿元。

雷士照明对外提及的复牌条件称,对处理吴长江此前与第三方订立的质押、担保协议、许可协议所需进行的资金冻结及提款都定性为“违规情况”,并声称因已罢免吴长江及其妻子的各种职务,公司不再对此及吴氏的法律诉讼负责。

上述管理人士指出,吴长江此前涉及的资金操作可能给雷士照明带来的潜在信用风险,包括公司已在2014年就14份质押及担保协议计提2.85亿人民币拨备,以及不能从吴长江处和第三方收回任何款项,约将有2.66亿元的损失,此外如果建行索赔胜诉,将要承担约6000万元及利息的损失。然而,就在今年年初,雷士照明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谈鹰曾向股东表示,公司将通过司法手段,追讨由此带来的逾6亿元损失,相信这其中的大部分损失可以追讨回来。

这些都为雷士照明复牌未能获得投资者认可埋下伏笔。

此外,受访的几家投资机构人士对掌舵者王冬雷表达增持雷士照明的决心但迟迟没有行动表示质疑,认为这是不愿给雷士照明投资者增加信心的表现。

在雷士照明停牌、业务整顿期间,王冬雷曾对媒体表示,“雷士内耗已经过去,现在形势完全稳定”,因此肯定了继续增持雷士并将雷士照明私有化的打算,“从入主雷士那一天起,我们就希望更多增持雷士股份。”

与雷士照明有相关资本合作的某大型投资机构内部人士指出,雷士照明复牌后股价较低,预计仍会进行比较长时间的阶段性调整,德豪润达与雷士照明之间的相互整合并非合适时机。德豪润达去年底曾计划向雷士照明出售与LED照明业务相关的全部经营性资产和负债,雷士照明将全部以现金方式支付对价。但德豪润达在11月终止此项整合,至今仍未提上议事日程。

内斗后遗症

除了资本层面的动荡让雷士照明蒙上低股价阴霾外,该公司停牌期间的营业情况所受到的内忧外患的困扰也是难获投资者支持的又一导火索。

“雷士去年整体处于亏损,是上市四年以来首次出现亏损,但管理层对于本年度改善亏损的预判过于乐观,因为亏损仍然持续。”前述大型投资机构内部人士称。

公司公告显示,雷士照明2014年收入34.71亿元,同比下降8.0%;毛利7.42亿元,同比下降7.0%;税前亏损3.15亿元,同比下降188.8%;母公司拥有人应占的亏损3.54亿元,同比下降244.6%。

对此,王冬雷曾表示,因公司对吴长江挪用雷士照明公款进行大规模计提,且公司经营在下半年处于半停滞状态,造成了2014年业绩亏损。而对于2015年的业绩,王冬雷预计将超过2013年。

但事与愿违,雷士照明今年上半年的业绩也并未如管理层所料。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收入17.72亿元,与上年基本持平;实现毛利3.8亿元,同比微降0.2%。而母公司拥有人应占利润为1707万元,比起上年同期的5804万元出现了大幅下滑。

此时,王冬雷正带领雷士照明通过挖掘家用灯饰市场作为新的利润增长点,按照雷士的计划,家用灯饰毛利率高达30%,将可弥补传统照明产品利润弱点。

然而,这一转型并不容易,截至今年6月底中报,来自雷士品牌的内地及海外收入均取得单位数跌幅。王冬雷指出,这是因为受到内地经济增长放缓拖累,以及楼市走弱的关系。而这一趋势预料将持续恶化,传统照明产品的销售势必下降。

有照明行业业内人士指出,广东LED行业正遭受内需不足、外贸不景气的“寒潮”影响,而雷士照明的营业收入受到“内斗”的影响,元气尚未恢复,“吴长江对雷士照明在照明产品方面的影响深入,一段时间内仍面临重整,德豪润达主要做中游产品,雷士照明主攻下游,对于如何挖掘雷士照明的潜在优势,王冬雷团队仍需一定时日”。

有接触吴长江的资本市场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身陷囹圄的吴长江并未灰心,因其与妻子在拘捕等事件发生前早已离婚转移资产,吴氏手中仍然掌握一定资本运作的筹码,其并未放弃向雷士照明开展“复仇”行动,密谋重整吴氏产业。

中山代理记账电话

代理记账财务公司

广州工作签证移民

注册公司注销